退出皇冠执手麦格纳 FAWRed Banner研究开发新路径

当前位置: 必赢体育官方网站 > 豪华车 >

565net网站,没有一款本土车型可以像红旗这般幸运,倚仗一汽 "共和国长子" 的声望,成为国庆大典的阅兵车辆,同时也是中国最高规格礼宾车和最具价值的本土轿车品牌。然而也没有一个品牌如红旗这般命运不济,具备这样深厚的政府资源和以百亿元计量的品牌价值,却几度陷入囹圄。

一汽集团两年前委托麦格纳斯太尔公司为红旗品牌开发的高端车型很快将交付。这些新车型有望为红旗品牌的复兴提供最关键的产品支持,同时,也能够让一汽集团摆脱自HQ3诞生以来,外界对它的自主路线的指责。

一汽与丰田合作的红旗HQ3不仅没有让红旗复兴反而更让其背腹受敌。近日从奥地利麦格纳集团了解到,一汽已与他们合作开发红旗的高端车型。

这其中最关键的掣肘便是始终无法突破的平台技术瓶颈,使得红旗沦为一个空壳品牌。

麦格纳斯太尔操刀

一直以来,红旗以“国车”身份定位,这两个字已经远远超越了一个轿车品牌的含义,它包含的是中国人对于民族自强和中国汽车工业崛起的期待。尽管它的销量每况愈下,品牌价值却不断提升,2004年为54.56亿元,位居中国轿车制造业最有价值品牌首位。2007年增加至60.67亿元。与此极不相称的是它的市场表现。2007年7月成立的一汽红旗销售公司运营半年就亏损4995万元,2008年第一季度继续亏损。

第一辆红旗轿车是以克莱斯勒帝国C69为样车试制,车型代号CA72,是中国首辆有编号的高级轿车。而在红旗品牌接下来的六十余年的发展历程中,先后借鉴了奔驰、日产、大众以及福特林肯等原型车技术,所开发出的几款车型除了激发出民众对自主品牌汽车的期待之外,并未真正在市场上立足。

总部位于奥地利维也纳的麦格纳斯太尔是一家特殊的汽车设计、工程开发兼制造公司。

目前,除了HQ3以外,红旗世纪星和红旗明仕都已经接近停产,今年前几个月只是销售库存车。在一汽上报给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销量数据中,7月份已经看不到这两款车的销售数据了。

1965年,一汽以奔驰600系列为参考,推出了CA770系列车型,并在之后的30余年时间里生产了1300辆该车型,是老红旗系列中产量最多最成功的车型,并衍生出多款改进车型。

它为奔驰、宝马、奥迪、萨博、克莱斯勒、依维柯等公司设计开发了不少车型,它还为奔驰、宝马、克莱斯勒、萨博等很多国际知名汽车公司装配整车,每年的产量大约25万辆。

红旗品牌确实需要一系列先进的产品平台作为支持。否则,品牌空心化难以避免,复兴更无从谈起。

1988年,大众通过转让奥迪100 C3车型技术给一汽,CA7220小红旗系列诞生。不过该车选用的是先前引进的克莱斯勒488引擎,辅以德国016变速箱。而因被冠以"德国的身体,美国的心脏",使其饱受争议。此前,红旗因油耗过大,在1981年被国务院责令限期停产,彼时红旗的累计亏损已经达到600万元。

其母公司、全球第三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麦格纳集团早在1996年就在中国设立了第一家座椅系统合资公司,目前,其动力驱动系统、内饰系统、座椅系统、金属车身和底盘系统等主要业务均已落户中国,客户包括几乎所有的主流汽车厂商。

2006年11月上市的HQ3拉开了红旗品牌复兴的序幕,不过,它不但没有担当起这个重任,反而让一汽集团备受指责。有的评论认为,HQ3几乎就是贴牌的丰田皇冠Majesta。与畅销的奔腾相比,两款车虽然都号称自主研发,但自主的程度完全不同。奔腾是在马自达6的底盘上重新设计的,虽然发动机、变速箱等关键零部件与马自达共用,但外形、内饰都是重新开发的,而HQ3几乎就是皇冠Majesta换了一个车标而已,很多核心零部件都与Majesta的零部件相同。

1995年,红旗联手福特,基于林肯的平台技术,历经数年的开发后推出了大红旗CA7460系列豪华轿车。与此同时,小红旗基础上二次开发出匹配日产VG20型发动机的红旗世纪星也于2001年上市。

虽然双方合作中的很多细节仍然处于保密阶段,但麦格纳中国有关人士向本报记者披露了与一汽集团合作的部分内容。

奔腾与HQ3的市场表现也大相径庭。在平民化定位下,市场弱化了对奔腾“出身”的质疑,反而是它与马自达6的传承关系增强了消费者的信心。而红旗HQ3的“国车”定位让它的“出身”问题成了一汽集团难以承受之重。

最新款红旗HQ3车型,则是一汽通过皇冠Majesta贴牌生产,在2006年作为新一代红旗轿车上市。该车一度被一汽视为回归豪华车市场的"利器",其折戟沉沙却再次给一汽迎头一击。红旗盛世3.0L豪华型售价曾以近17万元的降幅创下国产车型促销之最,但仍未挽回市场的惨淡败局。

他说,双方的合作始于两年前(红旗HQ3上市之后)。双方经过很多次高层讨论,综合分析了成本、时间、技术要求等因素后,确定从中高端车型切入,为红旗品牌研发新车型。起初,双方的合作是在一汽现有的车型平台上开发新车,随后又开发了新的产品平台。目前,已经有几款红旗品牌下最高端的车型完成了工程开发。在这些车型中,关键总称尤其是动力总成都是由一汽集团自己开发的。

外界关于HQ3的争议甚至也引起了有关政府部门的关注。发改委之前要求一汽集团将HQ3的产地由天津一汽丰田改为长春一汽轿车,就被外界解释为政府部门对这款号称自主品牌的车型态度微妙。

以上我们就可以看出,红旗只是特定历史背景下被一些政治堆砌起来的品牌,并没有属于自己独立开发或完全掌握知识产权的平台,甚至连少有的几款车型开发都完全受制于外方。在1959年的建国10周年国庆上,红旗以阅兵车辆首次亮相。而当时的红旗轿车其实是一汽以一辆克莱斯勒轿车作参照,在没有图纸的情况下,仅用一个月时间打造出来的。未曾想,这样的"政绩"却在此后一直左右着红旗的发展,企业高层只想以此博得中央领导的嘉奖而完全放弃了对红旗的市场化经营,东拼西凑引借外来技术,断断续续推出几款无法融入市场的改款车型,以致几度退市。而在"大红旗-小红旗--回归大红旗"的两次跨度后,使得红旗品牌的定位受到严重损伤。

主要的开发工作都是在中国完成的,一汽集团技术中心和一汽轿车的研发人员也参与其中。相关的知识产权将归一汽集团所有。

HQ3上市之后,一汽集团与麦格纳斯泰尔开始合作开发新车型。8月4日,红旗事业部部长郭世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接下来的红旗B、D、E级车与丰田皇冠没有关系。

我们知道,平台是整车制造商最具核心竞争能力的组成部门,是考量一个企业在未来能走多远的一个最为关键的标志。

至于红旗C601、HQE是否由麦格纳斯太尔公司设计开发的,上述麦格纳中国有关人士表示无可奉告。不过,根据双方合作的年限以及一汽接下来的新车计划,记者判断这些车型可能都是由麦格纳斯太尔公司开发的。

近日获悉,一汽集团两年前委托麦格纳斯太尔公司为红旗品牌开发的高端车型很快将交付。这些新车型有望为红旗品牌的复兴提供最关键的产品支持,同时,也能够让一汽集团摆脱自HQ3诞生以来,外界对它的自主路线的指责。

因此,一汽要想在真正意义上复活红旗,让他在市场上迎风招展,关键就是要舍得成本投入和孜孜以求的攻坚精神以扫除平台阻碍,让红旗品牌的生命力在自有平台上落实。

一汽集团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与麦格纳斯太尔的这个合作开发项目由一汽集团规划部副部长徐世利负责。徐之前是一汽-大众动力总成研发方面的专家,曾任一汽-大众产品部部长。

麦格纳中国有关人士披露,双方经过很多次高层讨论,综合分析了成本、时间、技术要求等因素后,确定从中高端车型切入,为红旗品牌研发新车型。 起初,双方的合作是在一汽现有的车型平台上开发新车,随后又开发了新的产品平台。目前,已经有几款红旗品牌下最高端的车型完成了工程开发。在这些车型中,关键总成尤其是动力总成都是由一汽集团自己开发的。

上一篇:浮华车纷繁踏向“平台期” 陷增速缓慢困局 下一篇:没有了